蔷薇与沐
记忆是无花的蔷薇。
2015-10-20  

《宿雨以灼夜》夜诀番外

“夜,你还不懂爱。”

生命女神依旧是一贯温暖如春的笑容,为何我却从中读出一丝怜悯?

“哼,不过是凡人捣鼓出的破烂玩意,没必要了解。”

我语气中带了几分讥诮,自然是十分不屑。

白昼之神,黑夜之神和生命女神,是与这个宇宙一同诞生的创世神,分别掌握着世界的光明与黑暗 ,以及创造万物的力量。

人类不过是生命女神随手造就的作品,一切皆在三位创世神的掌控之中。而作为创世神之一的我,对于人界的所作所为,还没放在心上。

或许是因为近日忍受不了两位同伴也沾染了人间的俗气,眼见二位成天厮混在一起,同伴同行,形影不离,如胶似漆的模样,我感到由衷的厌恶。

生命女神却对我的观点不以为然,并用同情的语气告诉我——你还不懂爱。

爱!?

我不屑一顾,因为我并不想了解什么是爱。

难道同昼一般,见到生命时便露出那种愚蠢的笑容?难道像生命一样,独身一人时就莫名散发忧伤气场?

这就是爱?

我实在不堪想像,这种种可笑愚昧的行为。

“爱上一个人,你会为其倾尽所有,也在所不惜。”

“夜,正因你不了解,才觉可笑至极。”

生命女神仍笑容不减,此时却是带着几分善意,甚至有着丝丝甜蜜。 我有些急躁,大概是想否认自身的无知,我不耐地摆摆手,欲离此处。

“我不需要懂!”

末了,又不甘心的补了一句。

“更不想懂!”

生命女神眼中的笑意更深,仿佛看透了我的内心般,让我感到隐隐不适。

“夜神,现在我以生命女神的身份,与你做个赌注。”

未曾料想生命女神忽然之间如此庄重,我诧异地望向她。

“我会让你了解什么是爱,在你需要爱的时刻。”

她话音落毕后,我轻蔑地勾了下唇角。

“放心,我不会需要的。”

“不,你需要。”生命女神意外展露出得意之色,语气笃定,“在你感到自己深陷孤独之时——我等那一日。”

只见生命女神玉臂一伸,手中现出一支插柳的白瓷瓶。柳条从瓶中取出,沾了些许仙露,纤手轻轻一抖,便有雨点样露珠滴落人界。

生命女神看似一个微小之举,我却知道,人间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“随你。”

不知为何,我落荒而逃。

是不屑同生命女神的一个小小赌注?还是鄙夷生命女神的荒唐无聊?又或是,恼怒自己心中那份难以抑制的隐隐期待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因着与生命女神的赌约,我不再干涉两位同伴的琐碎之事。我从不看眼色做事,一切随心,时常叨扰二神空间却未觉不妥,偶尔也去各界搜罗欣赏之物,培养成手下。

白昼之神对神力的渴求欲望不强,其下属寥寥无几,大多还是从人界精挑细选,品行优良公正无私等各方面优秀的人才。

我瞧着不禁郁结,难道是因为人间衍生出了所谓情爱,所以才偏爱流连人界?人间有俗语“爱屋及乌”,便是如此?

世间有五界,神仙鬼妖人。其中,人界乃五界之底,单个力量极弱,如同蝼蚁,是以生命女神赋予其强大的繁衍能力,使其集结众力,以强化自身。我甚少去往人界,只因我觉得人类愚昧无知,脆弱不堪,根本不会有我所欣赏的人才,更无人有资格做我的下属。

此时,想到我手中下属没有一个来自人界,才忆起生命女神曾经滴落的仙露,又念及我博览群书仍未通透的那个字眼,我思忖着,是不是也要去人界流连一番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宇宙高空出现了时空裂痕。

相较于白昼之神与生命女神的凝重紧张,我反而表现出了一种跃跃欲试的状态。

要知道,这昼夜安定的日子,我早就厌倦了。而今这突来的巨大挑战,倒是我期盼已久的。

但显然,我低估了宇宙之力。

集结三神力量,仍无法扭转乾坤。时空裂痕逐渐被撕裂得更为开阔,只见那裂痕后方是浩澜一片,油然滋生出巨大的恐惧感,那是来自对未知的恐惧。

六界各处皆发生着破坏力极强的动荡,我稳住身子,不禁去俯瞰那处最弱之地,不知怎的,竟顿生出隐隐不安,好似在担心些什么,又好似在期待些什么……

我与昼神分立于时空裂痕的两侧,借助元神之力阻止裂痕的继续扩张。然而我焦躁地发现,由于元神的损耗过快过多,我竟逐渐控制不住体力神力,全身都不禁颤抖着。

我之所以如此紧张,是因三神之中,我最嗜好提炼神力,时常强化元神,其战力几乎可抵昼神与生命女神合力。而今我既神力渐失,那么可想而知……

下意识望向昼神,所见景象却令我震惊——

昼神果真如我料想那般,神力几乎竭尽,已是面无血色,却是勉强撑住。就在此时,生命女神突然催动了体内元神,浑身发散出耀眼之芒,元神逐渐自凝成初元神,即生命女神的创造之力,转瞬投身融入昼神元神之中,二力相互融合。如此,昼神之力便与我旗鼓相当了。

我震惊地久久不能回神,生命女神竟然——

自逝元神!

她可知她做了什么!?

从此世间,再无创造之力!

六界之中,再无生命女神!

我将目光投向昼神,虽然相隔甚远,但凭借神之眼依旧可以清晰得看到,他眸子在闪光!他此时的神情,是我从未见过的,更是我读不懂的!

按下心中纷乱的思绪,专心对付眼前的大敌。仍是力不从心的感觉,那裂痕竟像一个无穷无尽的无底洞,好似要将全身的力气都抽尽一般,怎么办?!

神界乃宇宙高空最近之处,然于三神之外而言,仍是遥不可及,因此我在五界网罗的那些下属,虽身处神界,却无足够能力抵达此地。

当我正筋疲力竭之时,忽然感到一股力量缓缓输入体内,我回头,竟是玄凛!

“你来做什么!这里危险!”

我怒斥他这近乎送死的行为,却发觉他的力量出乎意料的强大,虽不敌神力的万分之一,但至少这力量是他为人的本体所无法承受的。

“夜神大人,您的剑!”

我凝眸一瞧,慧蚀通灵般瞬移到我面前,一同抵抗住裂痕的扩张。我震惊地望向这个我认为普普通通的凡人,他竟祭剑化灵!?

然而我已顾不得片刻之间发生的件件令我哑然之事,即便加上玄凛的灵力,状况仍不见丝毫转机。千钧一发之际,我与昼神对视一眼,各自便已领会心意,二位皆疾速冲到裂痕中心,像生命女神之前所为,催化初元神,合力释放出光明与黑暗之力。此时我与昼神已是凝为明暗两团,所在之处出现了一个巨大漩涡,力量之强仿佛要吸纳世间万物,那裂痕也毫无例外被一点点蚕食殆尽。

见状,我与昼神皆松一口气,然而我们二位力量也几近全失,直至眼见最后一丝裂痕也被漩涡逐渐吞噬,才彻底放下心来。

这应该,算是最好的结局了吧?

但我不明白的是,昼的举动。

昼将最后自己残余不多的神力,挥洒到了四界各处,神力所降之处,闪耀着熠熠光彩,一度安抚与治愈各界的万物生灵。

这场巨大浩劫,想必下界也是满目疮痍,死伤惨重,狼藉一片。时间是治愈一切最好的良药,昼完全没必要如此……

自耗神力。

“为什么!?”

他如此之举,无疑是与生命女神一样。

“夜,别恼。”

“她既已不复存在,我生无可恋。”

“如果创造,是她毕生所愿,我倾尽所有,也要为她达成夙愿。”

我望着昼即将消逝的元神,心绪久久不能平息。我知道,他说的是生命,善良美丽的起源者——生命女神。

终于,在他将要逝去的最后一刻——

“夜,我从未有如现在这般,庆幸自己是神。能与她走过漫长岁月,能同她一起并肩作战,能为她完成一生心愿……我想要与她永垂不朽,这世界无她,我便想要这世间各处都是她……我想我是自私的……我不是一位合格的神,可我却无悔,夜,只好让你独自守护这五界苍生了……对不住……”

他的声音越来越弱,最后渐渐没了声响。

我脑海中浮现出生命那洋溢着幸福的微笑。

“爱上一个人,你会为其倾尽所有,也在所不惜。”

这……就是爱?

爱就是他们统统都消失于世,独留我存活这五界之中!?

这到底算什么!?

凭什么!?

这宇宙明明需要我们三神来守护啊!我们与这宇宙一同诞生,势必要与其共生共亡!为什么如今只剩我一个!?

爱!?

是爱,让他们变得如此不理智;是爱,让他们选择了弃我而去;是爱,让我竟感到如此的孤独!

我邪魅一笑,周身燃起熊熊烈火,但那火并非寻常,竟是黑紫之火!火势愈演愈烈,迅速席卷了整个神界,那些下属个个都露出惊恐神色,惶惶不安。

玄凛也是脸色大变,欲上前阻我,我厉掌一挥,毫不留情地将其打回人界。见我此举,其余下属不敢再有任何动作。

我细细品着昼神最后的话语,逐渐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寒意,是苍凉,是悲怆,是孤寂,是憎恨……

双眸变得深邃空洞,长发在黑火中狂舞,燃成腥红之色,可怖的面容布满血丝,似乎随时要爆裂开来……

永垂不朽么?

创造是毕生所愿?

那我,便要将你们守护的,想要永垂不朽的,一并,统统,全部都毁了!

创造的对立,是毁灭。

毁灭之力!

浑厚的神力爆发,其力量之强,足以震撼整个五界,下属无一例外,皆被震得五脏六腑俱碎,惨不忍睹。

就在这顷刻之间,天崩地裂,地动山摇,云变风惊。狂风席卷,黑云覆盖,各界皆被黑暗阴沉笼罩,不留一丝光线。

神成魔,也就在这一瞬之间。

从此,神界覆灭,魔界诞生。

任谁也不知,魔由神生。

……

评论
©蔷薇与沐 | Powered by LOFTER